考题大革命

发布于:2020-07-31 分类:K悦生活   

考题大革命

看见「人」而非「成绩」

美、韩、爱尔兰不约而同积极的推动评量的改革,为什幺改变变得这幺刻不容缓?走到十二年国教时代的台湾,有没有机会超越「背多分」时代,给孩子真实的评量?

南港国小主任许育健七年级的女儿国文课上《背影》,回到家却埋首背注释:「长袍,旧时男子所穿长及脚跟的棉袍或夹袍。马褂,骑马时所穿长袍外面的对襟短挂……」许育健忍不住跟女儿说:「《背影》文章写得这幺美,重点是字里行间父子互动的感情,注释不重要啦!」但正在专心背书的女儿回他:「你不懂啦!注释背错一个字扣两分喔!」教育学博士、长期担任推动阅读理解辅导团老师、并在学校推动段考改革的许育健,也无法说服女儿改变她面对的现实。

评量改革.价值翻转 

台湾危机 评量不对,教学就不会好

在过度重视升学与成绩的台湾,考试不只「领导」教学,更「取代」教学。考题与评量的质量和内涵,严重影响教学方向。学生在校习得了什幺样的能力与知识,从考题中,或可窥见全貌。「最近我看到全县各校段考统计,国小六年级的国语段考,居然有高达九成一的比率只考字、词、语,包括国字、注音、改错、填充等题。阅读相关题目只佔段考九分。大家都觉得非常重要的作文,怕不公平,反而不考。我的女儿现在也念六年级,看到她在这样的环境中考试和学习,我非常担心,」一位县市辅导团资深老师描述她的震惊。当评量只检验背诵和反覆练习的成果,学生真正需要的能力:归纳分析、判读思考、书写表达等,就显少有发展的空间。

在十二年国教启动教学革新的气氛中,评量的改革,更是刻不容缓的重点。基北区的特色招生考试,将从二〇一四年起,採用PISA题型:多数非选择题,强调思考历程而非记忆性的资讯,开了改革的第一枪。新北市教育局,今年将推动全市七十九所国中的段考改革,要求段考必须增加非选择题比率到两成。「三月开始宣导、六月试办模拟考、九月全面实施。每一科都会增加仿PISA考试的非选择题型,」新北市教育局教研科辅导员、候用校长陈春男说。

台北市虽然没有由上而下规定,但是从去年暑假起,就已强力推展老师的调训。今年寒假台北市的校长会议中,北政国中校长高松景在报告时就直言:「评量不对,就会引导不好的教学。」「很多学校已开始改变段考题型,来自家长的压力很大,学校不得不改,」台北市教育局中教科课程督学邱淑娟分析。

世界趋势 记忆能力不再是唯一重点

「评量的改变是教育改革的核心,」教学设计发展与评量哲学博士、新竹教育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张美玉指出核心。不仅仅在台湾,全世界都在推动评量的革命。因为资讯爆炸的google时代,「记忆资料的能力」,不再是基础教育该强调的唯一重点。强调与生活连结、解决问题、思考判读、逻辑推理与表达的能力,才是关键。这样的能力,也必须透过不同的评量方式导引和检验。「真实的学习和真实的评量」,是世界各国努力改革的目标。美国总统欧巴马投入四十三.五亿的「奔向卓越」(Racing to the top)中小学教改计画,预计在二○一四年起,全面推动中小学学力评量的改革。目的是希望引导高品质的学习,让中小学生的学习更贴近真实的世界,并能及早準备好未来的能力。这项评量的变革,是「奔向卓越」教改计画中,除了教师增能和州政府改革执行外,美国教育部最重视的改革关键。

二○一四年正式启动的评量改革,最重要的两个改变:一个是用更多的开放题目取代传统的选择题。另外则是增加专题研究(project learning)的作业,评量学生的报告或是做实验的技术,协助学生发展问题解决能力,取代期末一次性的纸笔考试。「这项改变,对社会和下一代而言,都是大好机会,」琼安‧赫曼(Joan Herman),美国学生评量国家研究中心主任说。爱尔兰的教育部长也在去年十月宣布,将进行二十年来最「激进」的教育改革—取消中学毕业初等文评的期末测验。爱尔兰将以学校为基础,用个别化的方式评量学生学习能力和经验。爱尔兰教育部部长肯恩(Ruairi Quinn)表示:「许多的国家教育都已证明,没有毕业会考的学生表现更好。我们期待看到更多『人』,而非『成绩』。」

韩国也正在积极改变中小学评量方式,韩国首尔大学教授、基础教育力专家李景和指出,重视「过程导向」的评量(process-oriented assessment),取代传统选择题为主的纸笔测验,是韩国正在推动的评量改革重点。

隐形阻力1 太过功利的家长?

其实台湾的「基测」和「学测」考题,很早就跳脱仰赖一纲一本的记忆性资讯,走活用、思考、推理和判断,能力导向的题型。但翻阅国中小的日常考试,却仍停留在三、四十年前的僵化形式。不符合现实的标準答案式荒谬考题也时有所闻,为什幺?

在课堂和学校推动评量改革,看似简单,每一间学校、每一个班级的老师,其实就可以自主决定段考方式,结合自己的教学目标,展开「不一样的考试」。没有法令上的捆绑或限制。为什幺极少有学校愿意在国、英、数、社、自等主科的段考方式上创新?

学校和老师的第一个理由就是:家长反对。新北市中正国中国文老师赖璞记得,曾有老师在研习时分享,有一次改完考卷故意不打分数,结果当天晚上几乎接到所有家长的电话询问:「我小孩考几分?」「为什幺没有打分数?」这位老师反问家长:「为什幺不先看看你的孩子错哪里?哪边不会呢?」

彰化县上学期一所国中数学老师段考希望有新的尝试,考题只出十分选择题、九十分非选择题。结果整个年级都考得很差,造成家长反弹,批评考试「没有鉴别度」,还投诉到教育部长信箱,教育部去函学校要求老师写报告。长期担任基测出题委员的台师大国文系教授郑圆铃形容,台湾家长把考试成绩视为学习成果的唯一标準,态度「太过功利」。

但《亲子天下》这次从北到南的採访中也发现,不少推动考题革命的学校,当家长看到有水準的题目时,反而会佩服老师的用心。新北市中和国中校长丁泽民,原本去年就希望在校内推动评量的改革:取消一次共同段考,同时增加每次段考非选择题比重。但是,校内老师们的第一个担心也是—家长反对。因此,丁泽民先和家长会长和副会长沟通、接着又和二十多位常务委员谈。过年前,又聚集七年级各班的家长代表说明。当全体的家长被问到,是不是期待国中的教学改变?大家都举手。丁泽民认为,掌握改革的分寸与速度很重要,充分与家长沟通,仍然有改变的机会。


正文到此结束.